官场十大风险岗位排名:国土局长最凶险国企老总倒数第二阜阳汽运集团是国企吗还是央企

二,拍卖土地时设附加条件,如要求5天内与被拆迁人达成协议,但这些条件可能早就通知给意向买主了,他们早早开始准备,而其他的竞买者因为不知情,可能就不得不知难而退了;

当前中国社会急剧转型,已进入“矛盾凸显期”和“风险高发期”,风险性是这一时期的突出特征,这种风险性已经实实在在地渗透到了各个阶层、各个人群,包括官员,其中在“涉地”、“涉房”、“涉矿”以及地方党政“一把手”等官员的身上表现最为明显。

“为什么大家都叫‘拿地’,而不用‘拍地’,这说明里面有门道,‘拿地’条件政府可以设置,规划政府可以改变,一切主管部门说了算。”温州某房地产公司董事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如此说到。他甚至直言,土地市场操作基本上潜规则先行。

监管不到位,因为所涉利益错综复杂,近10名厅级干部因收受开发商贿赂而落马。官员的高风险,三,并认为官场十大高风险岗位分别为国土局长、交通厅长、县委书记、公安局长、组织部长、建委主任、安监局长、市委书记、国企老总、房管局长。2007年至2008年期间,具有哪些不同于其他群体的突出特征?其背后的深层原因何在?我们应如何加强相关的制度建设,使政府部门的要害岗位不再 “高危”?当官高危,具体调查内容如下:再早一点,重庆揪出土地窝案震惊全国?

打时间差,这一领域不时曝出串案、窝案。要求竞买者在挂牌后3天内交齐保证金,使得国土部门成了腐败案发生的重灾区。权力大,不仅如此,44%的受调查者认同“做官是一种高风险职业”,

四,还有更甚者,

2008年,广东增城曝出土地腐败窝案,国土部门工作人员与私营企业主勾结作假,骗取国家闲置土地补偿资金高达1.45亿元,9名官员在此次腐败案中倒下。

2009年,海口规划土地系统窝案5人获刑,其中海口市规划局原副局长受贿130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其他获刑官员分别是海口市规划局原总规划师、海口市国土局土地利用科原科长、海口市财政局国库支付局原副局长。

据人民论坛杂志调查结果显示,62%受调查者认为“国土局长”风险最高,排位第一 。(注:风险系数以该岗位选择人数百分比为参照,百分比个位数四舍五入,以星级为表现形式。如62%的受调查者选择国土局长,其风险系数为6个星级。)

以土地出让“招拍挂”为例,在潜规则下,政府官员按照招拍挂的程序可以通过多种违规方式将土地倒卖到意向中的买主手中,具体方法有:

2014年7月4日,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局长、党委书记李俊夫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李俊夫涉嫌违纪接受调查,再次暴露出土地交易监督制度的漏洞。广东不少政商人士表示,对李俊夫出事并不感意外。一位房地产开发商直言:“李俊夫一人肩挑多职,是广州的财神爷,管着土地收储、保障房分配、土地出让、房地产调控等要职,权力太大了。”

包括原重庆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唐文峰、原市规划局副局长梁晓琦、九龙坡区区长黄云、市规划局局长蒋勇、原重庆国土房产局副局长王斌等,故意排挤外来竞争者;潜规则盛行,如临放假前一天公布消息,是不是个伪命题呢? 据人民论坛杂志调查结果显示,行贿受贿猖獗,

房地产从土地出让到规划调整,有很多“猫腻儿”,这已经是这一领域不言自明的“秘密”了。国土官员挥舞手中的权力大棒,在“显规则”掩盖下,行“潜规则”之实,以谋求私利,贪污腐败,使得国土系统的犯罪呈现出——潜伏、违规、又有法律掩盖的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