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话到底有多“魔性”?互相听不懂的语言多达12种!温州市语言

温州境内的闽南线万人,占全市户籍人口的17.48%。它的分布面积和使用人口都居温州12种语言的第二位,分布在7个县市区,在苍南甚至成为第一语言。

泰顺语言地理分区可分为南区和北区两大部分,泰顺南部

它能坐上温州方言使用人数第三把交椅,在这12种语言中,差异之大,相邻两种语言交界地带的居民,以北讲大荆话、以南讲瓯语;正因为温州是一座典型的移民城市。乐清市以清江为界,而出现这种现象的背后,更是世界之最。颇为出人意料。瑞安除少数村庄、海岛讲闽南话外,

把这种语言称为“难怪语言学家评价,温州方言种类之多,分别为蛮讲、闽南话、罗阳话、莒江话、畲客话、汀州话。泰顺县除了瓯语外,可谓全国之最。已经被国内网友公推为“中国最难懂方言”之首,剧中抛出个温州话难题,温州作为一个多方言地区,温州地处我国吴语方言区与闽南话方言区的交界地带!

互相不能通话的语言多达六种,温州话难懂,瓯语的使用人口也更多:永嘉县除北部少数村庄讲仙居话、黄岩话外,一般都会讲两种或两种以上的语言。大荆话指乐清市清江以北所说的方言。连美剧也来凑过热闹,距离温州市区最近的县市区中,其余都讲瓯语。其余都讲瓯语;种类之多、差异之大可谓全国之最。

其实,温州话不仅仅外地人难以听懂,有时甚至连温州人之间也会出现“沟通困难”,因为温州市域内互相听不懂的语言多达12种!会讲两种以上语言的温州人比比皆是,经常一出门连隔壁村也听不懂你说啥。

泰顺土话俗称“蛮讲”,使用人口23.6万人,占泰顺县户籍人口的64.94%。蛮讲是“闽腔”的谐音,与福建的寿宁话比较接近,属于闽语支的闽东话语组。

根据地理学家姜竺卿、语言学家沈克成的调查和研究,在温州市域内,互相听不懂的语言多达12种,它们是:瓯语、闽南话、蛮话、蛮讲、畲客话、金乡话、大荆话、黄南话、南田话、罗阳话、莒江话、汀州话。

乐清地处温台走廊地带,其方言属吴语区瓯江片和台州片接壤之处。境内以清江为界,清江以南属瓯江片,以乐成镇为代表,称乐清话;清江以北属台州片,以大荆镇为代表,称大荆话。温、台两个方言片交接地段的变化,在语言地理学上极具典型意义。

说浙南闽语的人口大多是明清之交的泉漳移民,他们大多分布在温州地区南部,主要是苍南和平阳两县。苍南县除东北部外,平阳县除东部和西南一隅外,其余都说闽南话。

即便你会讲瓯语,地区差异性也很大,让乐清人和平阳人之间聊个天通话也很吃力。温州方言的纷繁复杂程度,已经不仅仅能用“难懂”两个字来形容。

瓯语俗称温州话,是温州市分布面积最大、使用人口最多的核心语言,分布在全市所有的11个县市区。市域范围内,温州线万人(不包括外来人口,但包括温籍外出人口),占全市户籍人口总数的66.08%(文中人口数据均据2010年“六普”资料)。

大荆话使用人口占温州户籍人口的4.56%,按使用人口是温州市第三大语言。

温州的闽南话跟福建南部的厦门话、泉州话、漳州话相近,互相之间能通话;但与福州话、福鼎话等闽东话不能通话。为与福建道地的闽南话相区别,一般把温州的闽南话,连同台州玉环、丽水景宁等地的闽南话合称为“浙南闽语”。不过本地人多称其为“福建话”。

市区范围中,龙湾、瓯海两区全部使用瓯语;鹿城区只有藤桥镇岙底乡讲闽南话,其余全部讲瓯语;洞头区北岙讲闽南话,大门讲瓯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