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值没了7成投资人、股东着急联系FA思福迪招聘

“在中国,创业型企业都是高速发展的,所有VC在投项目的时候,都会野心勃勃定下,每年100%甚至200%的增长。”陆成谈到。

“如果没有做到高增长,那公司就不得不降低估值,然后去找老股东要钱,只是这样,创业公司很有可能吃闭门羹,因为企业的价值已经不高了,这也为较低估值的并购打开了大门。”

一家投企服比较资深的头部机构也告诉我们,即使他们的portfolio大部分还不错,但是难免出现三五家掉队的,并主动提出想被并购的想法。

单独卖老股也不容易,最明显也最本质的就是,”崔晨告诉我:“很多投资人都想有DPI,所以才会想着考虑去做并购。该公司是国内比较早一批营收破亿的企服公司之一,有一位接近独角兽公司的人告诉我,去年全年这个数字是80。这一点,可数量却是在暗暗增长。”对于这一点,现在正卡在是否IPO的紧要关头。当然就是今年企服融资行情有所下滑,今年虽然没有特别有代表性的并购案例,大厂商被紧盯增长,

陈冉透露:“股东们一开始可能只是想要卖自己的老股或者想要融资,不光企业,投资人们并不否认。也得到了很多明星机构的投资,是VC推动的?

其次,也有竞争的因素。有些赛道竞争激烈,之前厂商之间打价格战 ,但现在大家都想抱团取暖,曲线救国,试着把烧钱的速度降下来。

“去年大部分企业服务公司的估值都相对较高,大家平均都能给到二三十倍的PS,高的像七八十倍甚至上百倍的也有。”常时谈到。其实,二三十倍的PS已经很高了,去年美国企服板块二级市场的估值顶峰也差不

的确,我最近得到一组数据,去年企服行业并购案中,有两起PS是14和9,而今年达到这种PS的几乎没有。现实的残酷不止如此。

陈冉是一家FA的企服事业部负责人,如果说去年他们的业务重点还是在融资和并购上,那么今年并购已经成了全部的业务重心。

在他看来,当前环境,已经从一个公司如果中规中矩发展就能得到投资变成了他们现在在投资人面前,只能用高增长或盈利数据报告来说话。

国内企服行业共发生了60起并购事件,可见,从数据上看,他们也想退了,机构也陷入了不同程度的募资难。小厂商被严卡营收,毕竟企服投了这么久了,做不上去,今年企服行业涌动着的并购暗潮。

“从今年三四月份到九月,我已经跟四五十家公司聊过了,今年绝大多数人对被并购的态度是open的,而去年他们几乎都不理我们,没得谈。”

崔晨,一家企服公司的创始人。最近他的焦虑少了些,因为“卖公司”这事总算有了点进展,“如果去年下决心卖掉的话,价格可能会更高点,今年行情有点差了。”

这些厂商现在的营收大多做到了一两个亿,可是按照理想情况,当企服公司收入体量达到四五个亿时,再去IPO。如果仅依靠自身去扩张,需要花三四年,甚至更久。那么对于这类公司来讲,花点钱把小公司的收入并进来,是一个性价比高的选择。

在这种环境里久了,当初创企业突然变成30%的增长,VC就会丧失兴趣和耐心,因为这是一个巨大的落差,很多投资人无法接受。“VC不喜欢没增长的。”陆成甚至直接丢出了这句话。

近日还有消息爆出某市值近万亿的大公司旗下的HR SaaS产品,经过两年孵化,三年商业化后,于今年宣布终止,并解散了产品团队。

这样的项目融钱难度高,各有各的难处。但说到底,截止到现在,但我们评估下来,但很快发现营收增长到了天花板!